首页 > 资讯 > 正文

Staking的新格局:交易所入场探寻边界,服务商质押额与提供的收益不成正比

admin 资讯 2020-03-07 22:00:13 1938

分析师 | Carol 编辑 | 毕彤彤 出品 | PANews 去年此时,Staking风靡一时,诸多玩家“跑步”入场。过去一年,随着越来越多PoS公链上线,Staking市场正变得越来越广阔。市场上甚至有声音认为今年或将是Staking爆发的一年。

与PoW挖矿市场巨头林立,资产门槛高企不同,Staking被矿池、节点服务商、钱包等视为一片“新蓝海”,同时也是一个分享挖矿红利的绝佳机会。

上文,PAData梳理了Staking市场上价值最高的15种资产的预期法币年化收益。而本文将盘点Staking供应商的业务现状,以全面展现Staking一年以来的发展,审视当下交易所入局后的新变化。

服务商Staking越多不代表提供的收益也越高

目前,Staking Rewards共收录了82家Staking供应商,PAData选择了其中12家供应商进行深入分析,这12家供应商涵盖了当前的主要供应商类型,包括专业的节点服务商/矿池、钱包和交易所。

从业务规模来看,My Cointainer是最大的Staking供应商,一共提供44种资产的Staking服务,平均币本位收益高达40.74%,但从具体资产性质来看,其主要经营长尾资产的Staking业务,因此年化收益要远远高于其他供应商。

其余大部分供应商目前都能提供10-20种资产的Staking业务,其中所有资产平均币本位年化收益较高有P2P Validator,8种资产平均收益为18.10%,HashQuark提供的18种资产平均收益为16.23%,OKEx Pool提供的8种资产平均收益为15.85%。

相较半年前而言,大多数供应商都扩大了业务规模,比如My Cointainer提供的Staking资产就从25种提高至44种,HashQuark从10种提高至18种,Cobo从6种提高至14种。业务规模的扩大,意味着大多数服务商仍然看好Staking未来的发展。

但是服务商Staking的总额,也即从用户手中获得的资产,与提供给用户的Staking年化收益并不成正比。

PAData分析了ATOM、IRIS和Tezos这3种Staking总额较高且服务商较多的资产的投票权重(质押权重)与币本位年化收益之间的关系后发现,运营投票权重高的节点的服务商不一定提供给用户更高的收益。

比如在ATOM的Staking中,Huobi Wallet和HashQuark运营的节点投票权重都高于Everstake,但后者提供给用户的收益更高。与之类似的还有XTZ的Staking,Everstake的投票权重高于stake.fish,但后者提供给用户的收益更高。IRIS的Staking中这种情况更明显,HashQuark的投票权重远高于stake.fish,但同样也是后者提供给用户的收益更高。

当然,对局部案例的观察具有局限性,但仍然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,即节点的投票权重与服务商提供给用户的收益不相关。这背后可能的原因是Staking的机制使得质押代币数量和挖矿收益呈非线性相关,但质押代币数量与获得挖矿机会的概率正相关,因此即使服务商质押的代币很多,但“运气”不好,那么挖矿收益也会受到影响,其提供给用户的收益自然随之受影响。

另一点可能的原因是,提供的收益与服务商运营节点的成本有关,如果成为节点的选票都来自用户,服务商自委托率为0,那么其净收益会相对更高,能提供给用户的收益可能也可以提高,但如果服务商自委托率较高,那么成本相对也较高,能提供给用户的收益自然会受到影响。

交易所入场扩展Staking边界

经过一年的发展,Staking的玩家角色有了新的变化,交易所已经入场。作为资产流动的“聚集地”,交易所入局Staking有着天然的优势。目前, Coinbase、Kraken、Binance、Bitfinex、Coinone、Gate.io、OKEx、KuCoin和MXC等都开通了Staking业务。

其中, Coinbase和Kraken已经成为Tezos上质押总额最高的两个节点,分别超过了5807万XTZ和2861万XTZ,投票权重约为9.46%和4.66%。Binance是Tezos的第四大节点,质押了2464万XTZ,投票权重约为4.01%,另外,Binance还是Cosmos的第5大节点,质押了超过906万ATOM,投票权重约为4.96%。而EOS上质押率前6的节点中有3个与交易所有关,分别是eoshuobipool、okcapitalbp1和bitfinexeos1,投票权重分别达到3.03%、2.97%和2.95%。交易所下场虽晚,但已经快速占据重要位置。

交易所还为Staking扩展了新的边界,将持币生息的理财产品及杠杆借贷的利息都视为Staking,而且还凭借自身流动性优势突破了锁仓投票的要求。

比如Kucoin官网中陈列的Soft Staking产品涵盖了DAI,但DAI并不是挖矿所得,只是在Maker完成升级后,集成了DSR功能,使得DAI具有了持币生息的功能,再如MXC官网上关于PoS矿池的业务介绍中,将杠杆借贷和“USDT抹茶宝”这一持币生息业务都列为PoS挖矿类型。Binance官网将Staking业务成为”持仓返利“,并且打破了对于Cosmos之类的需要锁仓Staking的产品的锁仓要求。但需要指出的是,这样的操作无疑是存在潜在风险的,而且交易所关于持仓返利产品的说明中并没有明确委托授权关系。

赞一个(0)